当前位置:首页  >  先进典型
尖措的故事:“咱牧民的恩人”
2016-10-19 10:52作者:

    2004年7月,尖措到优干宁镇担任书记一职。上任没多久,便了解到一个历史难题——草场纠纷。作为河南蒙古族自治县最大的一个镇,优干宁镇西临泽库县泽曲镇、恰科日社区(原恰科日乡),因为边界划分不清等历史遗留问题,优干宁镇和邻近周边牧民的草山纠纷长达17年之久。

  “尖措来镇任职之前,一到夏天,我的心就提到嗓子眼!”阿木乎村党支部书记玛多多说,“为了解决纠纷问题,那年夏天,他骑着马在边界线上来回巡防47公里,一骑就是一整天。”

  然而,就在尖措忙着了解情况、召开村民大会,告诉牧民不要越界放牧时,偏偏矛盾还是发生了。

  “我记得好像是2005年左右,泽库县的一百多只羊跑到了我家的草场上,刚开始,一想到他们之前扣留我家的16头牛还没还回来,我爸的心里就来气,扣下了这些羊群,我爸可没打算还回去!”提起这段往事,扎西然德一下子来了精神,“可没想到过了几天,尖措就来了,后来我才知道,这些日子,他一直在村上走访调查。”

  “为了说服他们,尖措可没少吃闭门羹!”玛多多笑着说给记者回忆起了当时的情形,“一到他家还没开口,他几下就把尖措和村干部推出来了,一边搡一边喊——不还原来扣下的牛群,休想把羊群要回去!”

  面对困难,尖措依然坚持天天去扎西然德家做思想工作。尖措当时说的话,扎西然德很多已经记不清了,但尖措给他父亲的一句话深深地印在了他的心里:“你是长辈,你的牛不管丢了多少年,镇党委、政府会出面帮你解决,但你首先把这些羊群还给人家!”

  “书记没哄我们,我爸把羊群还回去没多久,我家牛也送回来了!这件事,去年我爸去世时还在默默的念叨呢!你想想,这就是我们牧民贴心的好书记!我们牧民的好兄弟!”

  在当时和尖措一起共事的原优干宁镇镇长公保杰的心里,尖措在草原上的故事可不止这一个。

  公保杰说,2006年年底,玛支书带着牧民索柏突然跑来找他们,说他家的13头牛跑到了泽库县草场上被人扣了。可他们又没有证据能够证明。恰巧那时听到一个消息,说邻近的泽库草原上有十几头牛,但都被人割去了尾巴。大家伙一听心急如焚,索柏更是要去找人理论,可他们都无法确定,这些牛就是他丢的牛。

  你猜后来怎么样?嘿,尖措扮成牧民去了泽库!

  其实,去泽库草原的牧民家中“微服私访”到底行不行,大家心里都没谱,万一被对方发现,该如何收场?如果双方发生冲突,该如何应对?

  就在大家担心之时,尖措一趟趟地往泽库跑,半个月后,尖措回来了,一同带来的还有从当地牧民家中了解到的事实证据,他将两地的草场纠纷问题逐级反映,经过协商,牛群被扣事件圆满解决。

  堵不如疏。随后,尖措趁热打铁,请来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和两边的村干部、老党员一起,对两地边界重新进行确定,在双方认可的前提下,打木桩、拉网围栏,把草场承包到户,自此双方争执十几年的草场边界问题彻底解决了,两镇相邻的村子均签订了民族团结友好协议。

  事后,当得知多次来他家唠家常的男人竟然是河南县优干宁镇的书记后,泽库草原的牧民果勒敬佩不已:“尖措这样做都是为了两地群众的和谐稳定,为了尖措的这份心,我们也应该坚持遵守协议,团结放牧,共同奔福路。”

  果然,从第二年开始,双方不仅再也没有发生过冲突,两县蒙藏牧民还开始举办一些小型的赛马活动,互相来往……

  优干宁镇书记公保才让欣慰地说,近十年来,他们的草场边界一直很安宁,两县的牧民群众和睦共处,草场保护的越来越好,多亏了牧民的“恩人”尖措!(转载自青海日报)